家长互动平台
保存本站联系我们
首页>水乡文苑七彩生活人文历史水乡风情征文展台

郑板桥故事之四:清廉为官之板桥

时间:2012-10-16 08:48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内容摘要:郑板桥故事之四:清廉为官之板桥 兴化市教育局 孙万寿 按 照清朝科举的制度,中举第二年要参加全国统一的进士考试。考中进士那就是攀登到了科举的高峰。中举后,板桥到杭州供差......

郑板桥故事之四:清廉为官之板桥

兴化市教育局   孙万寿

按 照清朝科举的制度,中举第二年要参加全国统一的进士考试。考中进士那就是攀登到了科举的高峰。中举后,板桥到杭州供差,住进杭州韬光庵,一边应公差,一边 为了应试而读书,目的是参加雍正十一年的进士全国大比。可是遗憾的是,雍正十一年的全国进士考试,郑板桥却没有参加。什么原因?学者们众说纷纭,至今没有 定论。板桥自己在《刘柳村册子》里说:“为忌者所阻,不得入试。”还有一说,说板桥患恶疮,在海陵小海之外祖父家养病,因而不能赴京参加会试。

又 一个三年很快过去,转眼之间,下一次的进士考试又要到来。为参加这次全国大比,得友人资助,四十一岁的板桥来到镇江焦山的别峰庵,住进双峰阁,开始了第三 次专心读书。这回学习,内容更加广泛,除进一步研读四书五经和各种应考的诗文外,还读《左传》、《史记》、《庄子》、《离骚》及贾谊、董仲舒的策略,诸葛 亮的表章,以及韩愈的散文、杜甫的诗歌,二十一史等,可谓经、史、子、集通观博览。这样的系统学习,为他考进士打下坚实的基础,乃至为后来的参政、论世、 艺术创作打下深厚的文化基础。

乾隆元年(公元1736年), 四十四岁的郑板桥赴京城参加会试,顺利通过会试录取为贡士。会试后还要参加殿试,考中者称为进士。郑板桥以第九十一名的成绩而成为新科进士。接着参加乾隆 皇帝亲自主持的朝考。朝考是从进士中选拔官员的考试,一甲三人为状元、榜眼、探花,不参加朝考,由朝廷直接授予翰林院编撰之类的官职。二甲九十人,朝廷要 通过朝考挑选一部分人,或留京,或外任。很可惜,朝堂重臣没有选中二甲第八十八名的新科进士郑板桥。板桥因而失去了考中进士进入仕途的机会。后来板桥自称 “乾隆进士”。还刻了一方印章,印文就是“康熙秀才、雍正举人、乾隆进士”,浓缩了他的科举道路。考上进士,但没有被朝廷任用而走上仕途,郑板桥仍然卖画 为生,一边等待朝廷任用。这一等就等了6年。乾隆七年的春天,五十岁的郑板桥被朝廷派往山东范县任县令,兼管小县朝城县事务。带着对皇帝的忠心,对贪官污吏的痛恨,对老百姓的同情,以及改变污浊现实的愿望,板桥走上了为官的道路。

板 桥上任范县的第一件事,就是要差役把县衙墙壁多开几个洞,好让外面新鲜空气进来,衙里龌龊空气出去。这虽然是传说,却真实地反映了板桥与众不同的为政之 道,那就是与民亲近,让老百姓尽可能了解官府人员的行动,增加政治行为的透明度。按照当时的规矩,知县要经常与地方官绅交往。板桥既不去拜权贵,也不设宴 来结交他们。知县出门,按照惯例要大摆威风,仪仗十分讲究,前面敲锣喝道,后面张旗护卫,耀武扬威,不可一世。板桥除迎接上司外,很少打轿,甚至连每日例 行的排衙站班都取消了。他喜欢到民间去走动,考察民情,访贫问苦。每次出去都穿便衣,有时一人独行,有时带个书僮,从不摆官架子。

兴 化有个农夫,撑一船慈姑到范县去卖。范县菜霸欺行霸市,硬说慈姑上有泥,要杀价。农夫无奈,求同乡县令郑板桥相助。板桥是兴化人,如果徇私帮忙的话,范县 人将造反,但菜霸欺行霸市,又不能不管。他思索片刻,赶到慈姑船前,对着慈姑船连忙下拜。菜霸慌了,问老爷为何如此。板桥说,见家乡之土,岂能不拜。菜霸 心中有数,不再杀价,于是公平交易了这一船慈姑。可见板桥风趣、智慧如此。没有做官前,郑板桥在兴化曾吃过屠夫的苦,因而仇恨屠夫。到了范县,亦对范县屠 夫多有厌恶。饶夫人为劝板桥,吊一只老鼠于屋梁,说是幼年有件好衣裳曾为老鼠咬破。板桥笑道:“范县老鼠非扬州老鼠。”饶夫人便劝说道:“范县之屠夫岂是 兴化之屠夫?”于是板桥大悟,以后便不以偏见处事办案。传说归传说,但板桥从善如流却为后人钦佩。在范县,既任范县县宰,又兼任朝城县令,一干就是四年。 四年县宰,板桥廉洁爱民,办事公道,关心百姓疾苦,做了许多有益于百姓的事情。

乾隆十一年(公元1746年)年初,54岁的板桥从范县调往潍县。像在范县那样,板桥常常穿着便衣到民间访察民情,惩治乡里恶霸,让百姓过上安宁的生活;他关心贫寒的读书人,曾拿出自己的俸银接济他们;对衙门的差役官吏管理严格,不准他们滥用职权敲榨勒索百姓;对以盐商为代表的不法商人,板桥也是施巧计严惩不贷。这方面的传说、故事很多很多。

在 潍县,板桥最大的功绩是赈灾救民。刚上任的那一年,潍县发生了百年未遇的大旱,赤地千里,寸草不生,牛马牲畜杀光吃光了,树皮草根剥完了挖光了,最后出现 了活人相食的惨状。板桥深知官僚机构办事拖拉的习性,如果等到上面同意赈灾的时候,百姓差不多都饿死了。面对如此严重的灾情,板桥冒着“丢官”“蹲狱”的 危险,一边逐级上报灾情,申报朝廷救灾救民,一边打开官仓赈灾。身边的官员不同意他的做法,板桥说:“你们别怕,责任由我一人负,罪由我一人当。灾情如此 严重,顾不得许多了!”他吩咐官吏不许玩忽职守,不准乱中渔利。他贴出公告,拨出一批谷子,叫百姓写借条来领。又大兴工役,修理城墙,疏浚城河,以工代 赈,招集远近没饭吃的百姓做工。他把县中富户招集起来,要他们轮流开粥厂,煮粥供给无食的饥民,并派人监督施行。他还将那些大户囤积的粮仓用封条封起来, 责令他们按市价卖给百姓,打击哄抬粮价的不法行为。

这 年秋天,潍县又遭旱灾,农业歉收。为了减轻农民的赋税,板桥带头捐出部分官俸,代民上缴赋税。他还把百姓春天写的借条全部烧毁,不再要百姓还粮。乾隆十二 年春,潍县先遭春旱,夏粮无收。五月十八日开始,又连降大雨两月,造成水灾。板桥想尽一切办法赈灾救民。直到乾隆十三年三月,朝廷才派大员到山东处理赈灾 事宜。此时的潍县若不是板桥在任,或者在任官员不像板桥那样果断、迅速地处理问题,不知要饿死多少人。

从乾隆十一年上任,到乾隆十六年二月,板桥一直处在救灾救民活动之中。在潍县七年,板桥在救灾活动中为老百姓所做的一切好事,都在百姓心灵的“丰碑”上刻下了精彩的文字。板桥当官清廉不贪,为民请命,刚直不阿,敢于和朝廷大吏抗争,然而等待他的却是撤职罢官。乾隆十八年春,板桥被朝廷罢官,罪名是——擅自开仓赈灾,贪污罚款。板桥骑着毛驴,带着书僮,驮几捆书籍,离开了是非纷纭的官场,离开了他十分关心的潍县百姓,向着他的故乡——兴化一步步走回.

 

分享到: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