家长互动平台
保存本站联系我们
首页>水乡文苑七彩生活人文历史水乡风情征文展台

郑板桥故事之二:终身学习之板桥

时间:2012-10-16 08:47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内容摘要:郑板桥故事之二:终身学习之板桥 兴化市教育局 孙万寿 郑板桥,名燮,字克柔,号板桥,今江苏省兴化人。以号闻名于世。他是康熙秀才、雍正举人、乾隆进士;清代著名书画家、文......

郑板桥故事之二:终身学习之板桥

兴化市教育局   孙万寿

    郑板桥,名燮,字克柔,号板桥,今江苏省兴化人。以号闻名于世。他是康熙秀才、雍正举人、乾隆进士;清代著名书画家、文学家、思想家,扬州八怪代表人物,以“诗书画三绝”闻名于世。50岁至60岁,在当时山东范县(兼署朝城县)、潍县做了10多年的知县,清正廉明,是一位心存社稷和百姓的清官。

    郑燮,清朝康熙三十二年农历十月二十五日(公历16931122日) 出生于清朝江南省扬州府兴化县(今天的江苏省兴化市)县城。在《板桥自叙》中,他自述家世说:“兴化有三郑氏,其一为‘铁郑’,其一为‘糖郑’,其一为 ‘板桥郑’。”自认为是“板桥郑”的后代。郑板桥所属的东门城外古板桥一支,处于小城与乡野之间,乡间的大多靠务农捕鱼为生,居住小城的大多是贫寒的读书 人和贫民。郑氏家族乃贫寒人家。他的家在兴化东城外,“东邻文峰古塔,西近才子花洲”(这是板桥故居门联,为板桥所撰写。参见本书“对联赏析”部分)。其 家东侧恰有一座古板桥,护城河水从桥下潺潺流过。他每天要从板桥上经过,时常停留桥上,观赏四周幽美的风景。他十分喜爱自家附近的这座古板桥,所以用“板 桥”为号,自称“板桥道人”、“板桥居士”。

他 的父亲郑立庵,是个优秀的秀才,经官府考试取得了廪生资格,每年能从衙门领到四两银子的生活补贴。立庵先生文章品行优秀,在地方上有一定的名望,是当时士 人的表率。板桥曾说:“父立庵先生,以文章品行为士先。教授生徒数百辈,皆成就。”因此,我们说郑板桥出身于贫寒的书香门第。三岁时,父亲就教他识字写 字。六岁时,他就能读诗诵诗。这一年,祖父郑湜去世。父亲立庵先生,为了全家的生存,在兴化开办了私塾。板桥则跟随父亲学习《三字经》、《百家姓》、《千 字文》、《四书》等私塾教授的内容。八、九岁时,父亲便教他作文、联对。到立庵先生塾馆就学的孩子寥寥无几。立庵先生的塾馆在兴化这座小城内苦苦支撑了五 年左右的时间,终于停办了。无奈之下,立庵先生辗转来到真州(真州,现在的扬州市仪征市)毛家桥设馆授徒。这时候板桥十二三岁,亦随父亲到毛家桥求学。在 《题画》中板桥曾说:“余少时读书真州之毛家桥。”在《板桥自叙》里,他写道:“板桥幼随其父学,无他师也。”在真州毛家桥设馆授徒期间,立庵先生取得了 廪生资格。清代科举制度规定,经过本省县、府、院三级考试合格进入府、州、县学的,就是生员,俗称秀才。生员又分廪膳生员、增广生员、附学生员三个等级, 分别简称廪生、增生、附生。廪生、增生有定员限制,附生没有。增生经过当时政府组织的岁考、科考两级考试成绩优秀的才可依次升为廪生。清政府规定兴化有廪 生名额20名,每年由政府发银四两。取得廪生资格,就意味着有了较高地位和功名。办着塾馆,自然会有更多孩子来求学。此时,没有必要再在外乡设馆授徒了,于是,立庵先生又回到古板桥旁的老家继续开办他的塾馆。这时候,郑家的日子渐渐改善起来。

郑 板桥的外祖父汪翊文,奇才博学,是当时兴化城内文品和人品双高的士子。幼年的板桥,除了随父亲学习,还常聆听外祖父的教导。板桥曾说过“文学性分得外家气 居多”的话。板桥三岁,生母汪夫人去世。其后不久,他的父亲又娶了姓郝的女子为妻。小时候,板桥常随继母到兴化北边的外婆家郝家庄(现属盐城市的盐都区) 住一段时间。他不是到学塾里去听课,就是把长长短短的竹叶竹枝、大大小小的卵石收集起来,在地上摆字。一撇一捺用竹叶,一横一竖用竹枝,大大小小的点则用 卵石。既是游戏,又是学习。有一次,他为了观察、描画飞鸟的姿态,竟把外婆家的一只画眉鸟开笼放飞了。

郑 板桥十六岁时,跟随父亲回到兴化,进入他人生第一个读书求学的高潮。他正式拜县城里的陆种园先生为师,学习古文、书画、诗词;同时,又向当时的书画名家学 习书法、绘画。陆种园是当时兴化城内的一个文人,少负才气,淡于名利,古文、书法、诗词都很擅长,板桥随他学习十年有余。这个时候,兴化人、扬州八怪之一 的李鱓正当近三十岁,书画已经有名气,板桥受其影响较大。兴化这小城,文风昌盛,生活着许多个能书善画的士子。板桥从小耳濡目染,深受乡风浸染。

他 利用船上、马上,甚至躺在床上的一切时间来学习,一心读书,废寝忘食。一部好书常常要读上百遍,了解其意,熟读成诵,务求有自己的心得体会。他说自己“幼 时殊无异人处”,“然读书能自刻苦,自愤激,自竖立,不苟同俗”,“每读一书,必千百遍”。他涉猎广泛,尤其喜欢历史、诗词、散文。考证繁琐的经学,他虽 不喜欢,却仍然花很大功夫去攻读、研究。他不仅坐书斋潜心读书,而且喜欢走出家门,走进大自然,游览古松荒寺,平沙远水,峭壁墓墟。

板 桥学习勤奋刻苦,再加上得到名师悉心指点,不仅熟读了四书五经,而且在绘画、书法、作诗、填词、作文等方面都取得了一定的造诣。康熙五十五年,二十四岁的 郑板桥(有专家认为是在三十岁上),正是风华正茂的时候,顺利通过政府组织的几场考试,成为兴化当时很有名的年轻秀才。后来郑板桥自称“康熙秀才”,就源 于此。

从 此后,板桥坚持终身读书学习。在《板桥自序》里他写道:“板桥居士读书求精不求多,非不多也,唯精乃能运多,徒多徒烂耳。少陵七律、五律、七古、五古、排 律皆绝妙,一首可值千金。板桥无不细读。”读杜甫一个人的诗歌,板桥是这样的用功。在《板桥自叙》里,他说自己“平生不治经学,爱读史书以及诗文词集,传 奇说簿之类,靡不览究”。就是这样一个“平生不治经学”的人,竟然认真研读了《尚书》、《诗经》、《礼记》、《易经》、《春秋》三传等“经学”诸书。乾隆22年,65岁的郑板桥信手写了题为《板桥书目》的杂记,记录了他研读上述经书的体会。

晚年的板桥在兴化画了一幅《墨竹》,题画写道:“今年七十有一,不学他技,不宗一派,学之五十年不辍,亦非首而已也。”于此可见板桥坚守终身读书之一斑。

 

分享到: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