家长互动平台
保存本站联系我们
首页>专家在线专家风采专家讲坛视频专题

阅读经典,掌握改变人生的钥匙

时间:2017-11-13 11:33来源:未知 作者:兴化市网上家校编 点击:
内容摘要:阅读经典,掌握改变人生的钥匙 梁衡《读书改变人生》讲座精彩摘录 10 月 21 日下午 3 点,梁衡先生受邀为衢州的新闻工作者和文学爱好者作了题为《读书改变人生》讲座。市委常委、......

阅读经典,掌握改变人生的钥匙

——梁衡《读书改变人生》讲座精彩摘录

 

  1021日下午3点,梁衡先生受邀为衢州的新闻工作者和文学爱好者作了题为《读书改变人生》讲座。市委常委、宣传部长钱伟刚到场聆听讲座,来自市委宣传部(市社科联)、衢州日报报业传媒集团、衢州广电传媒集团、市林业局、市文联、市记协、市作协等相关单位的代表和市民听众300多人参加。

围绕着人为什么要读书,读什么样的书等问题,梁衡为现场听众带来了两个多小时的精彩讲座。记者摘录其中的精彩内容,以飨读者。

 

  “书籍传承文化,是火种、种子、阶梯”

  没有书籍,就没有文化。在没有书籍以前,世界就是一片野蛮、混沌;读书丰富了人的精神世界,世界才变得多彩多样。

  书籍传承文化,是火种、种子、阶梯。文化最基本的内容有6个方面。最基本的是信息,就如天气预报就是一种最常见的信息,还有就业信息、商品信息等等。信息经过沉淀后便成了知识,知识解决“世界是什么”的问题,知识进一步沉淀孕育出的思想,解决“怎么认识世界”。道德解决人与人之间的关系问题,再往上便是审美,解决什么是美什么是丑。最后的一级是制度,文化“硬化”而成的社会框架,这实际就是政治文化和法律文化。

  书籍传承文化,推动社会进步。发展生产力、调整生产关系、阶级(政治)斗争、科学实验,这四种是大家所熟知的社会进步方式,而文化积累可以说是社会进步的第五种推动力,它最为直接的方式便是书籍出版。

  在人类文明史上,曾经有五次重要的书籍出版时期或称文化积累时期。第一次是古希腊和古罗马的文化积累时期,这是人类科学意识的萌芽,如阿基米德的浮力定理等科学著作出现。第二次是文艺复兴时期,这个时期是人们要求恢复“人”的地位、与神抗争的时期,最典型的是哥白尼的《天体运行论》和维萨留斯的《人体解剖》,打破了宗教对世界解释的垄断。第三次是18世纪中叶欧洲资产阶级启蒙运动时期,出现了以狄德罗《百科全书》为代表的文化积累,资产阶级掌握着最新最全的知识,登上历史舞台。第四次则是19世纪马克思主义诞生时期,以《共产党宣言》为代表的著作出现,在以资本家和工人之间的矛盾为主要矛盾时,马克思主义从政治、经济、思想三个方面提出了解决矛盾的方案。第五次则是20世纪后半叶,信息时代的到来,托夫勒《第三次浪潮》的出版,曾在中国掀起巨大波澜,我们引进了信息论、控制论、系统论,改变了人们的观念。

  中国历史上,也有几次大的文化积累。第一次是汉初对先秦文化的整理,产生了以《史记》《汉书》为代表的积累型巨著。尤其是《史记》,它的思想、它褒贬的人物及它的文风,到今天还影响着中华民族。第二次是唐宋对散佚书籍的收集和新书的编纂,最具代表性的是司马光的《资治通鉴》。它使儒家思想更趋成熟,封建制度进一步确立。第三次是明清修书,进入中国封建社会晚期,以《四库全书》的成就为代表。第四次是戊戌变法,国人开始睁眼看世界,引进西方文化,以严复《天演论》为代表。第五次是五四运动,引进马克思主义。

  “图书积累是文化积累,是国力积累、国民素质积累”

  图书积累是文化积累,也是国力积累、国民素质积累。一个国家的强盛与衰落、发达与落后,固然与它所拥有的经济实力、军事实力、政治策略有关,但也不可不注意到它所拥有的典籍、文献,它掌握的资料、信息,它积累的精神财富,以及对这些典籍的态度、策略,还有它的积累方式、速度与取向有关。长此以往,会影响一个国家的国力和国运。

  国力的一半是经济,一半是文化。2010525日《人民日报》上公布几个国家每人每年的读书数比较:中国4.5本,韩国11本,法国20本,日本40本,以色列64本……几组数据,大致反映了一个国家的阅读水平。

  一本书可以改变一个国家的命运,改变世界的命运,甚至改写人类的历史。马克思的《共产党宣言》和《资本论》,改变了世界发展的方向。据统计,《共产党宣言》共出版过70多种文字的1000多个版本,它传到中国是1920年,由陈望道先生译出第一个中文本。从此开始改变中国的命运。

  1925年希特勒的《我的奋斗》出版,全书728页,鼓吹法西斯主义,发动二战。二战死亡3420万人,若以此统计,平均每页书死4700人。

  哥白尼的《天体运行论》改变人们对世界的认识,产生了新的宇宙观。它于1543年出版,成为一块里程碑,标志着文艺复兴的兴起,世界进入一个新时期。

  1852年,斯佗夫人写了一本《汤姆叔叔的小屋》,导致了美国南北战争爆发,林肯说是“一个小妇人引发了一场解放黑奴的大革命”。

  毛泽东在延安的窑洞里完成了《论持久战》,当白崇禧把这本麻纸本小册子送给蒋介石时,蒋介石如获至宝,发给全军团以上军官每人一本,这本书很快又在美国出版,震惊了世界。事实证明,抗日战争就是沿着这一思路进行的。

  二战期间,美国为解决士兵精神苦闷,提高士气,提供了1.2亿本特制的“士兵版图书”。最近出版了一本书,《当图书进入战争——美国利用图书赢得二战的故事》来介绍这件事。二战中,美国在战争中制胜的法宝,除了武器以外还有书籍。

  “大人物读书会改变世界,普通人读书会改变人生”

  大凡伟人皆爱读书。毛泽东堪称认真读书的典范,一是读得多,他自述其学问,从孔夫子、梁启超到拿破仑,再到马克思,什么都读。直到现在,庐山图书馆还保存有毛在庐山会议期间的借书单,从《庐山志》《昭明文选》《鲁迅全集》到《安徒生童话》,内容极广。二是读书已成他生命的一部分,在井冈山、延安时期找不到书,他便派人到敌占区买。那时,八路军驻西安、武汉、重庆等办事处,都有一个任务,就是给延安买书。解放后,他出差随身带的行李,首先是一个大的木头书箱。他的住处名“菊香书屋”,藏书9万册。

  大人物读书会改变世界,普通人读书会改变人生。那么,普通人怎么读书?怎样实现自己生命的另一半价值,构建精神世界呢?

  人的阅读需求有六种,由低到高有刺激需求、休闲娱乐需求、信息需求、知识需求、审美需求和思想需求这六个层次,反映着人们不同的文化程度、修养状态和价值取向。刺激是心理本能的满足,娱乐是心理休息,信息是人捕捉到的事物的信号,知识已进入到认识的总结,只有思想才能进入到理性,进入到对规律和方法的把握,是人们对客观世界更深刻的认识。

  这种需求,促使人们去读理论学术书刊,去思考问题。审美是人格和道德的修炼。

  爱读书当然很好,但还要讲究读书的目的和层次。

  我们可以把读书大致分为两类:一类是消费型,为了眼前实用;另一类是积累型,为了长远和根本性的提高。前三个需求层次属消费型,后三个需求层次属积累型。只有在积累型的阅读上下工夫,才能改变人生,创造业绩。

  “一部经典,成就了我的新闻写作与文学创作”

  什么是读经典?“常念为经,常说为典”,经典的标准有三条,一是达到空前绝后的高度,比如唐诗宋词,在它之前没有产生,之后也不会再产生。二是上升到了理性,有着长远的指导意义。比如一部经典小说,一幅经典名画,它已不是故事或者作品本身,而蕴含着创作规律。三是经得起实践检验,可重复引用,能不断释放能量。如一些成语、名言,一两千年了,我们现在还在引用。

  经典是人类文化长期积累的结晶,是长期筛选的文化精华,是文化传承的火种。相信很多人有阅读经典的经历。我原来在中国人民大学读的是档案专业,毕业之时正赶上“文革”后期,响应号召到祖国的北部去,我到内蒙古先当了一年的农民。

  在这个时候,我读到了一本对我一生影响很大的书,这就是陈望道先生的《修辞学发凡》。那是我拉风箱做饭时在灶上看到的,书的前后已经被扯下好几页。陈望道是中国最早翻译《共产党宣言》的人,后来研究修辞学,成了中国修辞学第一人。在这本书中,他认为修辞有积极修辞、消极修辞。积极修辞语言生动,比喻、形容很多,而消极修辞语言比较平实,比如法律文件、各种教科书等。

  这本书当然还有其他很多的内容,但关于两大修辞分类的思想,对我此后的治学影响很大。因为我长期以来,既是记者又是作家。新闻要求写得干净,是消极修辞;而文学追求热烈、绚丽,是积极修辞。《修辞学发凡》这部经典,成就了我的新闻写作与文学创作。  (来源:衢州新闻网-衢州日报策划/许彤 记录 整理/记者 祝春蕾 实习生 徐家诚 摄影/记者 鲍卫东)

 

分享到: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