家长互动平台
保存本站联系我们
首页>水乡文苑七彩生活人文历史水乡风情征文展台

红山芋·黄萝卜

时间:2018-02-27 08:17来源:未知 作者:兴化市网上家校编 点击:
内容摘要:红山芋黄萝卜 山芋,又称甘薯,或称红薯、白薯、番薯。一个番字,就足以表明它乃是从国外引进的作物。 据史料记载, 16 世纪末,福建因台风灾害严重,乡民大饥,巡抚金学曾下令......

 红山芋·黄萝卜

 

  山芋,又称甘薯,或称红薯、白薯、番薯。一个“番”字,就足以表明它乃是从国外引进的作物。

  据史料记载,16世纪末,福建因台风灾害严重,乡民大饥,巡抚金学曾下令广泛种植从东南亚吕宋岛传入的甘薯,从而帮助人民度过了一年大饥荒。

  所谓白薯、红薯,都是以它外在的颜色来命名的。

  白薯,也就是白山芋,外表呈白色,块长且大,有的可以长到一斤以上。生吃,颇老,味道一般;煮熟了,很有咬嚼,有时候还有些噎人,但足可以填饱充饥。

  就因为这,白山芋,一直为大人们所喜欢。

  而于孩子们,最钟爱的,则是红薯,也就是红山芋了。这种山芋的茎,更细,更长,我们都称它为“小麦藤山芋”。

  红山芋,往往于立秋前后,在半人高的玉米行子里栽种。霜降时节,那一个个块头不大,但很匀称又很可人的红山芋,便拱出了一条条长长的土垄了。

  如果说,白山芋给人的印象是很老、很有咬嚼的话,那么,红山芋则很嫩,很鲜。生吃的时候,把它外表薄薄的红皮剥去,里边的肉,显出淡淡的鹅黄,咬一口,脆崩崩,甜津津,足可以和苹果和秋梨相媲美,足可以大开你的胃口的。

  三十多年前的冬天,我在农业学大寨工作队。每天早餐,为我们烧饭的彭大爷,都是烧一锅稀饭再加一锅红山芋。工作队的6名队员吃得津津有味,几乎剩不下一片山芋皮。

  现在想起那种红山芋的香甜,还会令我的舌底生津。

  不知道现在的乡亲们,还种不种这种红山芋了?

  黄萝卜

  还是孩提时候,在夏末秋初的土场上纳凉,常常会听到大人们一边看着天上的银河,一边脱口念出的农谚:“银河东西,收拾棉衣;银河南北,早种胡萝卜。”

  我这里说的黄萝卜,便是很早以前从域外引进的胡萝卜。

  待到棒子掰了玉米收了的时候,一个个农家一块块自留地的小畦上,便开始撒下一粒粒黄黄的胡萝卜的种子。

  起先,得用玉米秸在撒下胡萝卜种子的小畦上匀匀地铺上一层,防止烈日晒,防止大雨冲。那些最初长出来的蚁虫般细小的胡萝卜的丫芽,是特别娇气的。

  待到把玉米秸掀开,胡萝卜秧子得见天日了,便一天天快活地生长着,从嫩绿,到浅绿,待到秋阳煦煦地照着,秋风软软地梳着,那一片胡萝卜地,便青青绿绿地,撩你的兴致招你的眼。

  忘不了初冬时候,第一次吃胡萝卜饭的欣喜了。早上上学前,妈妈说,中午吃胡萝卜饭。一个上午,听课便老走神,常常弄得老师多盯你几眼。

  “长安一片月,万户捣衣声”,而每到冬天,残月斜挂的黎明,我故乡的小河边,便会想起姑姑婶婶们在河埠头的水桶里“扑通扑通”捣洗胡萝卜的声音,常常把我从睡梦中唤醒。

  四十多年前,胡萝卜,在农家生活中的地位,由此可见一斑。

  黄黄的胡萝卜切成条,几个太阳一晒,便是胡萝卜干子了,和米下锅,该是上乘的食粮。我上小学,每到老师轮饭,家中招待的,总是胡萝卜干子饭外加炖鸡蛋,每每的,赢得老师的夸奖。

  胡萝卜干子饭,也常常是某种资历某种学识的炫耀,遇到比自己年纪轻比自己资历浅的,吹嘘起来,往往是这样的话语:“我还比你多吃了几天胡萝卜干子饭呢!”

 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,胡萝卜,在我们的生活中,一天天少了也一天天精贵了,有时,竟也成了馈赠亲友的佳品。“腊月的胡萝卜赛人参”,也许,是那黄黄的胡萝卜所含有的人体不可或缺的胡萝卜素,博得了人们的青睐。

  现在,离黄黄的胡萝卜主宰我们生活的年代,毕竟久远了,可是,我还是常常想起它;想起它,就像想起同过甘苦共过患难的伙伴,内心,总会漾一股甜蜜,一种温馨。(中国作家网 散文  作者:张学诗)

分享到:

相关文章